黑屋里的神隐君

已经开学的学生狗,出现率50%
大部分是腦洞塗鴉,文筆畫風不好的渣渣請各位看官見諒(′~`;)
BG,BL,GL都吃的杂食生物,近期入全职坑
【从来只有小逗比,没有什么大严肃】

俘虜(黑籃/青今♀)

*If設定

*OOC有

*雖然是青今但是今吉性轉

*鬧洞有點大的產物

*別太認真看待標題,只是隨便從文中抽的←


↓ 正文 ↓


留著一頭利落短髮的女子熟練地從櫃子取出切割工具和驗屍時所需的材料。黑框眼鏡後面的雙眼瞇著,嘴角詭異地往上翹,形成一個自然又違和的弧度。

「我說你…驗屍真有這麼有趣麼?」

看著披了白大掛的纖瘦身影忙碌著,坐在一旁百無聊賴的男子慵懶地開口。他皮膚黝黑,襯得墨藍色的瞳孔格外明亮,又或許是它本身的銳利,像只野豹的瞳孔,讓被注視的人不由得心生恐懼。深藍的警服勾勒出他健碩的體型,而燙得筆直的長褲顯得他更加挺拔。

今吉翔子幾乎是愉悅地看著對方皺著眉頭地瞪著她。這可是她除了驗屍外為數不多的興趣呢。不愧是桐皇警局的『暴君』,這模樣簡直是要生吞她似的。

「那是當然。」 戴上手套,她悠閒地回复。驗屍的樂趣可不是誰都能感受到的:切開屍體,檢驗屍首,然後從中推測出死因。那個過程,無比接近真相的瞬間讓自己沉迷。

青峰大輝繼續皺著眉,接近咬牙切齒地吐出「變態女人」這四個字。很可惜地這只換回黑髮法醫更加愉悅的笑容。

他真是腦殼壞去才會喜歡這個腹黑眼鏡,明明小麻衣才是自己的菜。

注意到對方似乎準備得差不多,青峰起身。

「這裡悶死了,我先出去了,動作記得快點。」

語畢,他甩門而去。

所以說…「真是有夠不坦率吶。」

但這樣才是她的暴君殿下,她也享受著他這樣不坦率的體貼。

在推開門的那一刻,肚子無盡的空虛感立刻湧上。她轉身看了看掛鐘,兩個指針都指向了十二。驗屍驗得太忘我的自己因為打驗屍報告,都沒注意居然都過那麼久了啊…

青峰應該也走了吧?今吉難得地感到一陣心虛。又錯過了一次約會…那傢伙一定會暴怒地離開了吧?想像一下那樣的畫面,她忍不住無奈苦笑。

漫步走向茶飲間,想泡杯咖啡,卻發現裡頭是亮著的。

她不得不承認,看到熟悉的背影伏在桌上睡著時,有種名為感動的心情從自己的心滿滿溢出。

彷彿察覺有人進入了自己的領域,青峰警覺地醒來,卻發現來者是他等待已久的人。

「啊哈…」他伸了個懶腰,「終於忙完啦?」

「嗯。」她臉上依舊掛著那千年不變的笑容。

挑開塑料袋,青峰拿出裡頭的便當,並順手遞了一個給今吉。今吉默默接過,不知道怎麼開口。

今天的青峰大輝超違和。

「幹嘛盯著我看?再看豬扒便當也還是我的!」

剛說完又回來了。

「沒有人會搶你便當啦。」今吉哭笑不得,看著青峰聞言那松了口氣然後繼續扒飯的模樣,忍不住真的笑出聲來。

「笑三小…」青峰挑眉,然後有點猶豫地說道,「是說將就一下冷便當,老子剛買完小麻衣預算不夠。」

了然於心地吃起自己的便當,今吉敷衍。「是是是。」

「你也不要總喝咖啡…還有看你黑眼圈深得像熊貓。」

「突然好羨慕你的膚色吶。」

「什麼跟什麼?」

「黑得絕對沒人能發現黑眼圈的膚色啊。」

「你這女人…找碴是吧?」

在辦公室柔和的白光下,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拌嘴,吃著可以稱為宵夜的晚餐。

咬著口中的鰻魚,今吉享受地微微睜眼,觀察著男子和便當奮鬥。

她想。

這或許是這位驕傲的王獨有的溫柔。

真是混蛋吶,害得自己不斷沉溺,無法脫離了。

不過似乎自己從一開始就已經被他的『強大』迷惑了。

依稀記得他當時瀟灑狠厲的背影,那自信孤傲的神情。他像是頭沒人能馴服的野豹,和敵人纏鬥。然後獲得勝利的他揚起了一抹張狂的笑容,笑得很是奪目。

奪目得讓人忍不住去追隨。

更讓人…心甘情願地被征服。

沉吟片刻,她喚道。

「吶,青峰。」

「啥?」

「要負責哦。」

「…蛤?」

她輕笑。

要負起俘虜獵物的責任哦,她親愛的暴君殿下。

评论
热度 ( 7 )

© 黑屋里的神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