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屋里的神隐君

已经开学的学生狗,出现率50%
大部分是腦洞塗鴉,文筆畫風不好的渣渣請各位看官見諒(′~`;)
BG,BL,GL都吃的杂食生物,近期入全职坑
【从来只有小逗比,没有什么大严肃】

【黑籃/赤黑】点单【段子】


「哲也,你在看什麼?」在客廳找不到人的赤司,推開了房門,看見自己的戀人坐在櫃子前,周圍堆滿書籍。黑子低下頭,專注地翻著一本冊子。
聞言,黑子抬頭回复。「我在看相冊呢。」
「哦?」稍微被勾起興趣,赤司蹲下身子探頭。
「征十郎,你看。」盈著淺淺笑意,黑子指著一張帝光時期的照片。彼時的他們都還稚嫩,毫無顧忌地對相機展顏歡笑。
赤司端詳了一會,立即想起。「那時學園祭拍的吧?」
「是的。」黑子道。「那時玩得可開心了…真懷念啊。」
「呵呵。」
有感而發地,黑子靠向赤司已經從纖弱蛻變得厚實的臂膀。
「征十郎…謝謝你。能遇見你,真好。」
「怎麼突然說起這樣的話。」赤司失笑,但卻輕柔地攬過他珍惜的人,把他沒入懷中。
該說謝謝的,是他啊。


難得找到一個雙方都有空的日子,赤司和黑子一塊在外用餐,順便逛了會書店,之後又到附近的MAJIBA打包宵夜回住所。
黑子心滿意足地啜飲著香草奶昔踏出店門。赤司跟在後頭,忍不住揉了揉對方一頭蓬鬆的水藍髮絲,開口。
「你呀,還真是喜歡這個呢。」
無奈又寵溺地瞅著黑子不以為然地神情,赤司牽起他的手。這一牽嚇得黑子差點噴出口中的奶昔。
「赤、赤司君,這裡是…」外面啊…!
按了按對方的手,赤司笑而不語。黑子只好妥協,任由赤司牽著自己回家。

在冰冷的空氣裡,瀰漫著淡淡香氣。
黑子靠在沙發上,閉上眼,然而怎樣也無法入睡。這已經是這幾個月來不知道第幾次的失眠了:他懶得數,也不想數。凝視著手中相框裡,他抱著自己溫柔的容顏,他苦澀地扯出一個笑。
「征十郎真是過分呢…就連走了也要這麼欺負我。」不自覺地,他抓緊了相框,緊握的拳泛白。
也不知是否是助眠香精起了作用,黑子覺得意識越發昏沉。
睡意朦朧間,他似乎在濃濃香氣中嗅到一絲不一樣的味道,跟隨著不明的風撫著自己的髮絲,就如他最重要的人在自己難過是總會做的,安撫的舉動。
征十…郎?
雖然知道不可能是他,黑子還是忍不住潛伏在眼眶的淚水。


看著黑子滑過臉龐的淚,半透明的男子輕輕地嘆了口氣。
「怎麼還是哭了呢…?」
他輕飄著,隱約中,還能看見髮梢的紅。


----------

為了友人點單寫的隨筆,整理了一下丟上來了。

虽然个人接受所有cp也理解所有cp的萌点,但并不特别吃赤黑,所以性格上会OOC也说不定。(希望忠实粉别喷Q口Q

文筆依舊渣,請各位看官見諒 (ー ー;)

 @☆寶石★Jewel☆ 

----------

微小設定?

①→赤黑在一起若干年後的小日常?

②→剛交往不久的日常(大學生設定)

③→BE向。因為一直發糖想虐一下某人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黑屋里的神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