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屋里的神隐君

已经开学的学生狗,出现率50%
大部分是腦洞塗鴉,文筆畫風不好的渣渣請各位看官見諒(′~`;)
BG,BL,GL都吃的杂食生物,近期入全职坑
【从来只有小逗比,没有什么大严肃】

【黑籃/赤黑】点单2【段子】


今天是他們第一次約會。
好吧,更正。是第一次教科書上標明的那種形式的約會。
赤司君說再怎樣還是要補回正常情侶該有的那種約會,不能讓自己有缺憾。
黑子表示平常也有外出有必要這樣嗎?然後在赤司無言的直視下回想以往他們的『約會』:大部分時間都在打籃球,週末偶爾一塊去書店,結束了順便去吃個飯…一天就這麼結束了。
看樣子確實不像正宗的約會呢,不愧是赤司君,連這點都預想了。黑子心想。
所以,
他們去看電影了,還是經典恐怖片。
「赤司君,雖然我不介意,但為何是恐怖片呢…?」
「…書上寫的。」

『各位男士,約會看電影請務必選選恐怖片哦,這樣女生們一定會在你溫暖的懷抱下度過的♡』

然而…我居然疏忽了,我的對象是男生啊…赤司表面淡定,內心搥胸。
電影結束後,赤司按照書上的指示,帶黑子去了高級法國餐館用餐。

『西餐有著浪漫情調,而且也能顯示你的優雅品味!』

「嗯…雖然很感謝赤司君請客,還是那麼高級的料理。不過,我不是很喜歡…西式料理…對不起。」糾結許久,黑子有點苦惱地說。「不過放心,我還是會吃的!」
赤司再次沉默不语…什麼破書,待會回家就把你給剪了!
用完晚餐,在赤司的要求下,兩人一同去公園散步。

『在分別之前能去公園散個步會加分很多哦☆』

赤司決定再相信這本書多一次。

微涼的夜風迎面而來,赤司和黑子肩並肩地走著,享受著片刻的寧靜。突然黑子加快了腳步,繼而回過頭,淺淺微笑。
「謝謝赤司君,今天很愉快。」

被黑子少見的笑容給怔住,赤司決定放那本書一條生路了。
也不是毫無可取之處嘛。



他總是問,他和他,怎麼會在一起。赤司就開玩笑地回复。
「怎麼,嫌棄我了?」
「不會的,畢竟是完美的赤司君。」所以才會覺得不真實啊。
「黑子,你出生在這個世界上有什麼原因嗎?」他凝視著遠方,問了一句和先前話題毫不相關的問句。
雖然有些不解,但黑子還是回复了。「因為父母…」
「不相關父母,而是『存在』。」
聞言,黑子垂頭沉思了一會,然後以堅定的嗓音說出答案。
「沒有為什麼,但我們生在這個世界肯定是因為有必須的事情要完成吧?」
聽到這個回答,赤司不住輕笑,繼而捧起黑子的頭。他透過他的澄澈的眼眸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水藍色和瑰紅色交織在一塊,融成妖艷的色澤。
「我喜歡你的答案。」
被赤司的舉動怔住的黑子就這樣忘了話題,但過後還是隱約覺得赤司是想表達些什麼。
嗯…不想了。

——『我出生在這個世界就是為了遇見你。』



沒有他的日常一如既往,正常而忙碌。他依舊住在他們曾一起歡笑的小型公寓裡,只不過現在是獨自一人。

自己偶爾還是會不受控制地做雙份早餐,不受控制地在買飲料時點香草奶昔,不受控制地呼喚他的名字。
他過得很好。
一切就如同之前。
僅僅是…少了他的存在,
他這麼對自己說。
或許還有一個變化:自己很難再入睡。冰冷的床,空缺的懷抱,這讓他怎樣也睡不著。
有點眼神死地瞪著床鋪,赤司幾乎是認命般地嘆氣,爬上了床。明天還有會議呢,不能熬夜啊。

『征十郎,熬夜傷身哦。』

耳畔又響起了他溫潤中帶著擔心的聲音。有點煩躁地閉著眼,赤司試圖深入睡眠,然而腦袋還是清醒得不得了。
他最後起身,探出手,在相鄰的櫃子上摸索出一個瓶子,然後倒出三四顆白色的藥丸與水服下。
隨著日子,藥量逐漸增加,但睡意反而相對地淺了起來。
轉過身,他看到在淡淡月光透過落地窗撒進屋內,地板也蓋上了一層銀色飄渺的紗。那個人的身影在光影中疊了起來,周圍還彷彿纏繞著絲絲的煙

『征十郎…』
『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對了,沒錯。
他,一直在我的身邊啊。
像是放下了什麼重擔,赤司露出了如重釋負的笑容。
然後,他朝光影的中心走了過去。


----------

朋友再次点文,所以整理了一下又丟上來了。

再次说明个人接受所有cp但并不特别吃赤黑,所以性格上会OOC也说不定。(所以忠实粉们别喷噢噢噢

請各位看官見諒俺的渣文笔 (ーc ー;)

 @☆寶石★Jewel☆ 

----------

微小設定

①→大概就是...想恶搞?为了约会而找资料的赤司君莫名萌!(然后跟着OOC了#

②→文艺练笔偶尔觉得黑子君肯能会怀疑这段感情而延伸出来的段子

③→BE向。其实是某芽突然想来虐,就想起之前写了赤司死亡的故事。“换成黑子死亡会如何?”而开始的。

最后到底怎样任看官想象啦:a)赤司振作起来、b)赤司自杀;还是有其他结局的可能性欢迎看官们留言讨论噢ww(你够


评论 ( 12 )
热度 ( 13 )

© 黑屋里的神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