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屋里的神隐君

已经开学的学生狗,出现率50%
大部分是腦洞塗鴉,文筆畫風不好的渣渣請各位看官見諒(′~`;)
BG,BL,GL都吃的杂食生物,近期入全职坑
【从来只有小逗比,没有什么大严肃】

【黑篮】霸道总裁爱上我!第三章【赤降】

楔子//


总裁大人就是这么地心胸狭窄还很坏心眼。

他从视线对上后发现这人表情变化多端,在想什么完全能洞悉,单纯干净的如一张白纸。不得不承认,这样类型的人在自己的生活圈子很少见,几乎是罕见。光是看他一脸惊悚还不自知的模样,就够打发时间了。作为乐子…何尝不可?如此暗忖,赤司慢悠悠地端着杯子走近降旗,一边观察着青年仿佛吃到苍蝇的表情的同时一边憋笑。

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么?

受了二十来年的欢迎、被众星捧月惯了,突然被人当成蛇蝎看待,还真有点有趣。渡步到降旗身边,他笑意加深几分,然后开口。

“你是新进员工?”

没有介绍——他也不需要介绍,就这么淡淡地问了这么一句。褐发青年却像是受到了什么极大的刺激,肩耸了一下才硬是从打颤的牙齿挤出一个‘是’。

“嗯,名字?”

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这问句尾音上吊,古怪得让人无法捉摸这大老板的心思。

“降、降旗光树!”降旗快快地回复,又似发现漏了什么,脸色唰地发白。他居然忘了给这顶级大Boss问好了!这么想着他立刻弯腰打招呼。若是黑子在场或许也要拍手鼓掌了,那是多么完美的九十度啊!

乱中出错,如降旗这般心慌自然会出错了。

‘下’字还没蹦出,他就很华丽地咬到自己舌头了。

还是在给总裁鞠躬问好时咬的。

虽然坚硬的牙齿大力咬在嫩软的舌尖上那瞬间痛楚刺激得他想飙泪,降旗硬生生地把它给憋住了。任谁都不想在别人面前哭好吗?还是为了这么蠢逼的理由!而且那别人不是普通人!

这么一闹,赤司真的忍不住笑出声来,不自觉地出声安抚。

“下午好,不必太紧张,我也不过是来旁听。”

赤司声线低沉但又不失清朗,还有些慵懒的磁性,很是悦耳。或许是习惯,他说话时总有几分命令的意味,添了几分距离,好好的声音都变了味。可此时他放柔了声,竟是意外地亲和。若硬要形容,那像是被春风拂过的暖意,回味时又似清泉舒心。

令人心动。

降旗听着,只能傻傻地点头。

之后两人只埋头喝茶,也不说什么了。就这么默默无语了好一阵,有位女职员来让赤司过去就位了。传递着话,女职员还不忘偷看赤司俊美的脸孔几眼,顺便暗送秋波。赤司见怪不怪,只勾起礼貌性的笑。待女职员说完才说话,但却是对降旗说的。

“会议也差不多要开始了…一起过去座位吧?”句子是询问的意味,但语气却不容拒绝。

整个人还在失神状态的降旗一时没反应过来,只顾着点头。好半晌才理解赤司刚说了什么,急忙跟上。

再说一遍,乱中出错。

因此我们从头到尾一直都在慌乱状态的降旗很华丽地又出错了。

他右脚已迈,接着伸左脚。左脚却因为紧张过度导致肌肉神经失调抽搐,弯错了弧度,左脚踝便往右脚踝勾去。又由于右脚板没站稳,这么一勾,便导致他全身中心在上半身,因此向前倾去…

简单的来说,就是他绊倒自己了。

你们以为会有英雄救美(x)?

想得太美好了众位看官。

虽说是言情梗,再怎么说这个故事的本体还是耽(B)美(L)。

所以所谓的言情套路是不会出现的ヾ(・∀・`*)

因此赤司大大并没有神之反应伸出可靠的双臂接下降旗,降旗同学也没有柔弱地倒在赤司怀里来个楚楚可怜貌。他反而很光荣地和被勤奋的清洁工人刷得洁白的陶瓷地板来了个脸部亲密接触,还是很响的那种。

瞬间全场寂静——

-----------

灵感君突然这么积极,我只感到深深的恐惧

你该不会又要离家出走了——ヽ(;´Д`)ノ

----------

总之第三章以与挤出第二章截然不同的超快速度生出来了

希望有在追的看官们看得开心看得满足

也希望赤司并没有OOC掉

----------

朋友小芽也有在写同一个梗,欢迎去串门~

 @☆布丁★Pudding☆ 

评论 ( 23 )
热度 ( 24 )

© 黑屋里的神隐君 | Powered by LOFTER